手機版
您的當前位置: 小草閱讀網 > 搞笑文章 > 【醉我傾城仙】飛魔幻丑妻若仙

【醉我傾城仙】飛魔幻丑妻若仙

來源:搞笑文章 時間:2019-05-16 點擊: 推薦訪問: 傾城

  【壹】桃花妖嬈,獨缺忘情訣   這個早春,人人紛傳,建康城里來了妖孽。   據說那妖孽貌美如花,蔥管似的手指上繪著一朵桃花,往凡人額心上一點,那人就乖乖地對妖孽言聽計從。
  所以那妖孽叫做桃花妖。
  我倒掛在一棵樹上,聽著經過樹下的行人如此議論,不由得展顏一笑,將衣裙的縵帶拋了出去。
  兩名行人正說得正歡,忽見眼前垂下粉色絲絳,抬頭看到我之后,頓時大驚失色:“桃花妖!救命??!”
  看著他們倉皇逃離的身影,我得意地嗤笑一聲。
  桃花妖?
  若是世間此等妖術真的能夠攝惑人心,我第一個拍手稱快。
  伸開十指,指尖上驚心描繪的桃花灼目又妖嬈。我輕呵一口氣,掐指一算,時間該到了。
  果然,撥開花枝看過去,一個俊挺的身影擎著一團幽藍的光,從小巷深處向這邊走來。
  我不動聲色地將腰間那根縵帶搖了搖。果然看到那身影一躍而起,那團幽藍的光瞬間化成利劍向我襲來。我靈巧地飛身避開,然后念動咒訣,蛇一般地躥到那人身后。
  不待他反應過來,我咯咯笑著,從后面抱住了他:“是我,師兄?!?
  “小玉?怎么是你?”他驚詫。
  我將頭輕輕地靠在他的肩膀上,喃喃地說:“師兄,我中了桃花妖的法術了,怎么辦……”
  一邊說,我一邊晃動右手腕。在月光的映照下,我看到白皙的腕間系著一根散發著淡淡光輝的紅絲,只是紅絲的另一端無力地飄在半空。
  他轉過身看著我:“我幫你解法術吧?!?
  “嗯?!蔽覒?,引導著他的手撫上我的眉心。他沒有絲毫懷疑,任由我擎著他的手腕。
  就在剎那間,我另一只手飛快地撿起紅絲的末端,順勢就要系在他的手腕上。
  那是月下老人的姻緣紅絲,只要將另一端系在他的手腕上,我和他今生便可締造一份姻緣。
  然而他一掙,我便撲了個空。
  我狼狽地看著他,原來師兄早有準備。
  “小玉,別鬧了,我今晚出來是捉桃花妖的?!睅熜置鏌o表情地轉過身。
  我有些絕望。
  過了那么多年,他還是不愛我。
  【貳】真假姻緣,惹一世情苦
  十年前,我是一株生長在太白山中的人參精。
  人參精和別的妖精不同,只要修為達到一千年以上,便可摒除妖氣,化為人形漫山遍野地跑。
  師傅和師兄在某一天,突然出現在我面前。我手腕上的姻緣紅線,就是在那時被系上的。
  后來過了很久很久,師傅才敢告訴我實情。因為要采回人參精,必須要用一根紅線系住人參頭部。當時他老眼昏花,遞給師兄的不是一根普通的紅線,而是一根姻緣紅線。
  姻緣紅線就是師傅吃飯的家伙。人間傳說,今生有緣的男女的手腕上會系上月老賜的一根紅線,憑著這根紅線,有情人終究會找到彼此。
  因為那姻緣紅線是師兄親手系上去的,而另一端并沒有系在他的手腕上。所以我注定會愛上師兄,受一世情苦。
  知道真相的時候,我無力地說:“師傅,你敢再烏龍點嗎?”
  師傅瑟縮了一下,回答說,徒兒,若沒有這個烏龍,恐怕你已被你師兄做成一碗人參湯了。
  用人參精熬成的湯,有起死回生之效。師兄原本是想一把火煮了我,但是因為姻緣紅線這個烏龍,我和他注定要有一世糾纏。
  這是天定的緣分。
  若是煮了我,那就是違逆天定之緣,會遭到報應。所以,我才能從師兄手中逃脫,還拜了月老為師。
  十年過去了,我不信師兄曾有過煮了我的念頭。長得那么好看的一個人,怎么可能會有這么變態的想法。
  我的師傅是月老,他恨不得撮合天底下所有的男男女女,自然也會對自己的徒弟下手。不過,他失敗了。
  我愛師兄,但他不愛我。
  我暗示他,他是金童,我是玉女,是這世界上最曖昧的一對兒。結果他說,你的確是玉女,不過不是美玉的玉,而是玉米的玉。
  后來我專門去菜市瞅了瞅玉米長成什么樣兒,才明白師兄的意思。
  玉米和美玉的外貌,差太遠了。
  太沒天理了。師傅明明說,九天之上的七仙女都沒我好看呢。
  百般糾結中,我偷偷問師傅:“難道師兄好男風?”結果隔墻有耳,師兄聽了去,一個月沒給我好臉色。
  不過我也確定了一個事實——師兄一定是直的。
  只要是直的,一切就好辦了。
  計劃是滴水不漏的——傳言說城中來了妖,我便假扮成桃花妖,坐在花樹上引他來捉,然后趁他不備,將我手腕上的姻緣紅線給他系上,師兄不就能愛上了我了?
  我如此地堅信著。
  可沒想到,他根本不信我。
  【叁】劍影雪光,美人若驚鴻
  我失落,轉身便走。沒想到領口一緊,雙腳懸空,我竟然被師兄一把拎起。
  耳邊是他清冷的嗓音:“既然出來了,就隨我一起去捉妖?!蔽醇拔覓昝?,鼻翼間已經溢滿松竹的清香,是師兄的衣袍熏香。
  我臉一紅,放棄了掙扎。
  算了,就隨他去捉妖。誰讓我喜歡師兄呢。
  順著妖氣,我和師兄來到一座深宅大院前。朱門金釘的大門上方,牌匾上書三個大字——南王府。龍飛鳳舞的隸書,走筆張揚,落筆遒勁,將皇家威嚴彰顯得淋漓盡致。
  我和師兄混入盤盤囷囷的院邸。經過一處院落,羅盤上顯出異樣,說明附近有妖異。
  對視一眼,我和師兄一起躍上墻頭??墒菐熜謪s伸手攔住我,低聲道:“等一下?!?
  我一怔。
  抬眼望去,只見南王爺正在和一個美人兒切磋劍法。只是我從未見過這樣一個人,會將劍舞得那么好看。
  我也從未見過這樣一個人,會讓師兄神情恍惚。   劍影如雪光劃過,凜冽奪目,偏偏收勢的時候似鴻鵠落翅,干凈又利索。五六個回合,美人兒已用手中利劍直指南王爺,笑吟吟道:“王爺可認輸?”
  南王爺仰頭爽朗一笑:“是本王輸了?!?
  “那王爺可要按照事先約定,明日向皇上出兵北疆!收復失地,指日可待!”她的話鏗鏘有力。
  南王爺眼神閃爍,將手中寶劍插回劍鞘:“再說吧?!?
  如今兵權分散,朝中各派都主和不主戰,哪個權貴愿意將自己所轄的兵力折損在北疆?
  美人兒冷笑一聲,口中喃喃自語,指頭上嫣紅的丹寇上便飄出一枚桃花,直直往南王爺額頭上飛去。我恍然大悟,這正是桃花妖迷惑人心的法術!
  說時遲,那時快,師兄向我丟了一個眼神,我心領神會,和他一起念訣,俯身向美人兒沖去。
  桃花妖大驚失色,手腕一轉,提劍便刺。但師傅教的仙術更厲害,白光一閃,她已被我們收入妖靈囊中。
  我和師兄用了一個御云術,于是再多的追兵也奈何不了我們。
  飛在半空,美人兒在妖靈囊中掙扎:“妖怪!快放我出來!”
  我嘲諷道:“嘴巴倒厲害,說我們是妖,你才是妖吧!”說著便得意起來。捉妖也算是修道的內容之一。如今收拾了桃花妖,師傅定會有重賞。
  不料師兄一句話就潑了我一身冷水:“她是凡人?!?
  我差點從跟斗云上栽下去。
  【肆】不愛紅妝,豪氣薄云天
  那個桃花妖果然是凡人,她是北疆郡主,只不過北疆被胡人給占了去,郡主這個頭銜也就變成了虛的。
  我氣到內傷。就為了捉她,我晝探南王府,險些暴露身份,差點失足于侍衛刀下,結果白忙了一場。
  妖靈囊逸出一股青煙。煙絲散去,美人兒閉著眼睛躺在地上,看來已經昏睡過去。
  師傅從屋中走出,問道:“徒兒,她是一個凡人,不是妖,你打算將她怎么辦?”
  天光灑在師兄淺金色袍子上,折射出細小灼目的芒絲。師兄跪在地上,低首斂眉,道:“她是徒兒的舊識,求師傅交給徒兒做主?!?
  師傅允了。
  我蒙了。原來他們早就認識?
  師傅似乎看出了我的顧慮,捻須而笑:“小玉,這是你師兄命中必經的劫數?!?
  我不懂什么劫數,也不懂什么注定,我只知道——我愛了師兄那么多年,卻還比不上他和美人兒的驚鴻一瞥。
  美人兒是凡胎肉體,在妖靈囊里傷了元氣。師兄好湯好水地送著,總算是讓她恢復了元氣。
  到了晚上,我偷偷地跑去看,只見師兄倚在門外的欄桿上,吹著一首我聽不懂的曲子,一坐就是整晚。
  我在暗處看了他整晚,直到晨露濕了衣服。
  后來,美人兒和師兄在小院子里練劍,颯颯劍聲劃破了寧靜。
  我依舊躲在暗處,聽到劍聲停后,師兄問她:“錦瑟,你和以前一樣,還是這樣癡迷練劍?”
  錦瑟道:“楚郎,我就是要練劍尚武!我要讓天下人知道,一個女子尚且如此,男兒若不自強,只能成為天下笑料!”
  豪氣薄云天。
  我忍不住張望過去,只見師兄露出欣賞的微笑。他的眉極直,眸極黑,鼻極挺,臉龐的線條十分柔和,笑起來足足攝了人的三魂六魄。
  我很難過,這笑容不是為我。
  翌日,師兄跪在師傅面前,竟然是為了求退師門,然后參加征軍,去北疆征戰。
  師傅未開口,我已經淚流滿面:“師兄,你如果走了,就等于荒廢了道行!為了她,值得嗎?”
  師兄抬眸看我,一字一句地道:“小玉,我是為了天下?!?
  我看到跪在門外的錦瑟,在聽到這句話后明顯失了神??墒悄怯衷趺礃?,是她帶走了我的師兄。
  “去吧,為師知道你凡心未了?!绷季?,師傅緩聲道。師兄如釋重負,在師傅面前磕了三個響頭。
  我哭得喉嚨嘶啞,拽著他的袍袖耍賴不松手。誰知師兄忽然將我擁在懷里,喃喃道:“小玉,對不起……十年前,我的家人都死在北疆,是錦瑟讓我有機會上沙場殺胡狗,所以我要跟她走……”
  第一次,真的是第一次,他這樣溫柔地對我。
  松竹的清香飄了過來。我貪婪地吸著,想將這味道銘刻在心里。
  終于,我松開了手。
  淚落千行也留不住他,那還不如笑給他看。
  誰讓我,喜歡你呢。
  【伍】花影相合,夕輝滿客衣
  我去了城東的一家玉器鋪子,買回一只遍體通透的碧玉笛子。
  我在笛子上刻了青青竹葉。一刀一挫,都讓我想起了那些和師兄一起修仙的時光,以及他身上好聞的松竹清香。
  于是,我忍不住吟唱:最憐瑟瑟斜陽下,花影相合滿客衣。
  將笛子送給師兄的時候,我看到他墨黑的眼眸中增了些許光彩。他愛吹笛,我知道。
  我承認,我是有私心的。就算他為了錦瑟吹笛,也要因為那笛子是我送的而想起我。
  哪怕只有一寸相思,我也要爭。
  師兄將笛子放進懷里,并沒有再說什么,便和錦瑟雙雙離開了。
  從那以后,我妖也不捉了,道也不修了,每日對著院內的荷花池發呆。
  師傅終于心疼了,長嘆一口氣道:“小玉,其實我一直沒告訴你,為師可以將你的姻緣紅線除去?!?
  我驚得一躍而起。
  他繼續道:“我一直沒有告訴你師兄,就是怕他沒了顧忌,將你煮了?!?
  我搖頭:“師傅,師兄不會那樣做的!”
  我心中一直是存著希冀的。也許師兄從北疆回來,就打算老婆孩子熱炕頭了呢?可是師傅閃爍的眼神,讓我的心涼到了底。
  “徒兒,你放棄吧,就算給你師兄系上你的姻緣,也要他愛上你才行?!?
  我沒有回答師傅的話。
  師兄心中只有復仇,只要我幫他實現,他一定會對我憐愛有加。   再三思索,為了終身幸福,我還是決定要賭一賭。
  月黑風高的深夜,我毛著腰地走到師傅窗欞下,向師傅屋內磕了三個頭,然后一步一回頭地離開了。
  師傅,你等我,我和師兄成了親就回來。
  【陸】暗箭難防,竟未雨綢繆
  我使了一個小仙術,便打聽到了師兄的情況。他現在已被任命為晉使,護送歲幣送到汗國。
  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,我愣了半天。師兄不是想揮師北上嗎?為什么沒被封為將軍,而是使者?
  我用御風術跟著師兄的隊伍,看他和隊伍抵達了北疆的汗國。之后我搖身一變,變成一名小侍女偷偷混在隊伍里。只要踮一踮腳,就能看到他騎著高頭大馬在人群中走著,是那般器宇軒昂。
  然而就在這時,我突然瞥見人群中有一個異域打扮的商人,正緊緊地盯著師兄,那目光讓我不寒而栗。
  “師兄,小——”一個“心”字還未出口,便見那商人從貨攤上取下一柄弓箭,飛快地上箭拉弦。眼看那利箭破空而來,我手疾眼快地憑空掌,擊起的氣流便將那箭從中間攔腰劈成兩半。
  混亂中,師兄向我飛撲而來。我怔了一怔,適才看到那個商人射來的又一枚利箭。
  他想為我擋箭!
  我想推開他,他卻使勁將我按住。巨大的沖力襲來,我的后背重重地撞在車上。一陣眩暈之后,我忙不迭地去扶師兄,卻摸到了滿手的鮮血。
  師兄的后背上插著一支利箭。他緊閉雙目,薄唇抿著,臉色蒼白得沒有一絲血色。
  “師兄,師兄!”我顫抖著手撫上他的臉頰,卻只摸到一片冰涼。
  錦瑟從旁邊沖過來,喚來了隨行的御醫。經過一番七手八腳的忙亂,師兄總算是脫險了,卻是昏迷不醒。只是汗國大將卻是一番事不關己的模樣,我氣不過,正要沖出去理論,卻被錦瑟一把抓住。
  只聽她壓低聲音:“小玉,你莫要壞了我們的計劃!那刺客是我們的人!”
  “什么?”我難以置信。
  錦瑟看了看左右,這才冷冷地道:“這次我們護送的歲幣中有一只神鳥,而計劃就是讓楚郎表演飛天。若是你師兄事先受過傷,汗王便會放松警惕,上前賞玩神鳥。屆時,楚郎便可將汗王挾持,號令三軍?!?
  原來我才是那個攪局的人。
  “你想幫你師兄嗎?”錦瑟突然緩了語氣,“你奇就奇在骨骼勻細,并不像練武之人,乍一看上去,很多人會以為你不過是一名弱女子。若你代替楚郎表演飛天,效果也是一樣的?!?
  我回頭看躺在床上的師兄,恍惚記起曾在師傅的幻境中看到的那個少年。
  小小的年紀,眉宇間的陰鷙卻是那么濃。如果有人肯為他分憂,他絕不是今天的這個樣子。
  “只要能幫到師兄,我都會去做?!蔽蚁铝藳Q心。
  【柒】飛天曼舞,自驚世絕艷
  師兄醒來之后,責怪我偷偷跟著他。我掩飾地笑著,低頭喂他吃藥,幫他更換紗布,沒有流露出一絲破綻。
  “今晚汗王要舉行宴席,你在這里等我,我有話對你說?!彼┥吓圩?,拉著我的手輕聲說。我點點頭,盡量保持自己的平靜。
  等他一走,我飛快地換上了一件舞女的衣裙,然后在錦瑟身邊侍女的帶領下,從另一條道路來到了露天宴席的場地之外。
  有宮女遞給我一杯酒:“姑娘,郡主怕你膽怯,命我送一杯酒給你壯膽?!?
  我接過酒杯,一仰脖子將酒液悉數咽下。果然,四肢多了幾分暖意。
  遠遠地,我望見了師兄的身影。他正在和汗王把酒言歡,并未看到我。有幾個宮人牽來了一只巨大的神鳥,道:“你準備一下,要表演了?!?
  神鳥全身羽毛炫彩華麗,神似鳳凰。我騎上神鳥飛上高空,一直到了篝火的上方,才盤旋著沒有落下。
  “神鳥上有人跳舞!”宴席中發出陣陣驚呼。
  我伸展手臂,跳起了一首《菩薩蠻》。神鳥在篝火上空繞著圈緩緩降落,火光將它五彩繽紛的羽毛映襯得流光溢彩。
  就在這片璀璨華光中,我在鳥背上忽然挺立,將水袖甩出,然后開始飛快地旋轉,裹胸上的小銀片發出清脆的碰撞聲。
  在神鳥落地的一剎那,我及時收回了所有動作,穩穩地坐在鳥背上,飄逸水袖裊裊娜娜地落下。
  只聽錦瑟對汗王朗聲道:“國主,這是我大晉進獻的神鳥重睛鳥,寓意吉祥如意,還望汗王笑納!”
  汗王拊掌大笑:“妙極!好一個神羽玄女!賞,賞!”
  我低著頭,不敢看師兄的目光。他就坐在案后,眉頭緊鎖,兩道銳利的目光如又冷又薄的刀片,剜得我的心陣陣生疼。
  他一定是在驚詫吧,計劃怎么會變成這樣?
  我從重睛鳥背上下來,跪地謝恩,然后道:“國主,這重睛鳥是難得的神獸,象征著國泰民安。古有傳說,能駕馭此神鳥者,乃是天賜之人。若是國主能駕馭此鳥飛翔,定是一件快事!”
  汗王有些躍躍欲試:“那你快快教習如何駕馭神鳥!”
  我正要答應,忽聽師兄朗聲道:“國主,本官對此熟絡一些,還是讓本官來教習吧?!?
  他走出座位,向我投了一個極淡的眼神。我有些急了,難道就這樣被師兄趕下去了嗎?
  “國主,讓這名舞女來教習,也未嘗不可?!卞\瑟開了口,聲音里媚色一片,“反正,這名舞女是獻給國主陛下的?!?
  什么叫獻給國主陛下?
  我一驚,回頭看她,卻見她躲避著我的目光,并不看我。
  罷了,還是依計劃行事吧。我鉤了鉤嘴角,抬手掐了一個定魂訣。
  然而,沒有人被我定住。
  眾大臣還是圍著篝火喝酒吃肉,紅彤彤的火光照亮了每個人的臉龐。汗王色迷迷地將我的手牽起,放在手心里揉來揉去。
  我難以置信,又將定魂訣念了一遍。
  沒用,一切還是原樣。
  在這短短的幾十步距離中,我偷偷掐了無數個仙術咒訣,什么遁地術啦,什么憑空傳言啦,統統都失了效。   我心急如焚,忽覺丹田一陣痛楚,忙穩住心神。抬眸望去,只見錦瑟眼中一片得色。
  那杯酒中有毒!
  她真不愧曾是郡主,詭計多端。
  回頭,我看到師兄目光中的怒火,越燒越旺。
  【捌】將計就計,素手挽狂瀾
  當宮女們將大紅紗衣披在我身上的時候,錦瑟施施然來到,清音婉轉如黃鶯:“小玉,你別恨我,這一切都是為了我和你師兄的復仇大計!”
  我正了正頭上的珠翠和神鳥翊羽,冷冷地道:“你接近我師兄,只是為了報仇?”
  她笑:“當然!沒想到這十年,他沒去報仇,竟然跑去修仙了!竟然沒有將復仇大業放在心上!”
  “你到底給我下了什么毒?”
  她坦然承認:“是妖毒,你若是乖乖嫁給汗王,我就將解藥給你?!?
  我怒極,長袖在桌上一拂,兩根紅燭便應聲熄滅。一片昏暗中,錦瑟得意地看了我一眼,施施然離去。
  宮女們噤若寒蟬,紛紛退了下去。待四下無人,我才對著鸞鏡,彎了彎嘴角。
  演戲真累啊。
  默念一句咒語,指尖上便蹭出一點咒火。我將手指伸在紅燭之上,點燃燭芯,于是周圍又恢復了明亮。
  其實我的法術早已恢復了。
  錦瑟只知道那妖毒會壓制我的法術,卻沒想到人參精天生便有起死回生,從體內剔取任何毒素的能力。
  就在表演飛天舞的時候,我覺察到那杯酒中的妖毒,才知道這一切不過是錦瑟的局,于是我當下就決定將計就計,混入汗宮毒殺汗王。
  所以,那妖毒早就被我逼出體外。
  我坐在鸞鏡前,將發髻上插著的一根神鳥翊毛輕輕拔下。翊毛的一端,是可怖的黑色。
  桌上放著兩杯合巹酒。我將翊毛的一端浸入酒杯,然后輕輕攪了一攪。
  這毒,能讓妖精法力盡失,也能讓凡人氣絕身亡,省得臟了我的手。
  不知道等了多久,宮幔外傳來汗王醉醺醺的聲音:“美人兒,美人兒你在哪里?”
  我打了個激靈,忙端起酒杯,笑迎上去:“國主,等你飲合巹酒等好久了?!?
  他色迷迷地看著我,接過酒杯一飲而盡。我笑吟吟地,一閃身便避開了他的手,然后優哉游哉地看他的臉色漸漸轉為痛苦,最后變成驚懼。
  他頭上冷汗直冒,捂住腹部癱在地上。
  我吹了一口氣,宮帷上垂墜的金繩便飛過來,將他綁了個結結實實?!皣?,你最好立下御旨,將北疆歸還大晉!否則,你可能到死都見不到解藥?!?
  他無力地點了點頭。
  【玖】陰兵鬼將,徒傷一世情
  我將一根匕首抵在汗王的脖子上,一步步走出宮室,在眾人驚愕的眼神中走進御書房。
  “寫!”我將筆丟給他。
  汗王臉色青白,哆哆嗦嗦拿起筆,開始寫御旨。
  宮室外站滿了胡兵,卻沒一個人敢上前。汗王寫完,訥訥地問:“解藥呢?”
  我一把將御旨奪過來,露齒一笑:“十幾年前,你血屠整個北疆,此仇根本就無藥可解!”
  他臉色遽然變得慘白,手指顫巍巍地指著我:“你、你!給我殺……殺!”
  胡兵揮舞著刀槍涌過來,我毫不懼怕,一搖身便化作輕煙逸出宮外?,F在還有時間,只要拿著御旨讓守宮大將都撤退,再讓師兄趕快攻城,那么就會勝利在望了。
  然而回了國賓館,卻已經人去樓空,一個人影都沒有。
  “師兄!”我倉皇地大喊,渾身冰涼。該不會是,汗王在宴會結束就痛下狠手了?
  國賓館的高臺之上,飄著一抹殷紅,那是錦瑟的衣裙。
  我飛升到高臺之上,大聲問她:“我師兄呢?”
  錦瑟回頭看我,神情癲狂:“你師兄用仙術喚來了陰兵鬼將!用不了多久,這里就是一派廢墟!我要站在這里,看著胡人滅族!”
  什么?
  御旨從我手中輕輕滑落。
  我如遭雷擊:“你為什么不阻止他?召喚陰兵鬼將,會遭到天譴的!”
  “我知道,三魂六魄灰飛煙滅!”錦瑟冷冷地說,“就算是那樣,也好過茍且一生!”
  她瘋了,為了復仇瘋了。
  “對了,早就知道你師兄會召喚陰兵鬼將,你猜我為什么還要多此一舉將你送給國主嗎?”錦瑟突然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。
  “為什么?”
  她眼中的鋒刃如同淬了毒:“你上前來,我告訴你?!?
  我一步步上前,然后看她眼中的殺意越發濃烈。當錦瑟驀然出招的時候,我下意識地抬手一擋,她便被仙氣擊得飛跌出去。
  凡人,是受不了這一擋的。
  錦瑟倒在地上,口中咯出鮮血。我上前問:“快告訴我真相!”
  她凄然笑起來:“真相就是,你也是復仇的一枚棋子。你還記得你師兄當年為什么苦苦尋找人參精嗎?那是因為人參精元神有起死回生的力量,他要用你來復活全族人!我恨他……為什么他要放過你?”
  我怔住。
  原來長得那么好看的一個人,曾經真的有煮了我的念頭。
  我終于明白師兄為什么不愛我了。原來我一直都是他的獵物。
  獵人,怎么會愛上獵物呢?
  我失魂落魄地走了出去。極目望去,天邊被熊熊火光照亮,如盛放的灼灼桃花。
  躍上高空,可以看到城墻外圍已經聚集了黑壓壓的士兵,火光照亮了一張張骷髏的臉——它們都來自于地府。
  鎧甲之下都是森森白骨,卻有著無可抵擋的力量。迎著刀光劍影,無數個骷髏兵爬上城墻,所到之處皆是死尸。
  我呆呆地俯瞰著這一切。十幾年前的胡兵,也是這樣踐踏著北疆的吧?為什么悲劇,一定要重演?
  “不——不要!”回過神來,我沖進人群里瘋狂地大喊,“師兄,師兄你在哪里?”
  那樣溫潤的師兄,我喜歡了那樣久的師兄……我才不要他灰飛煙滅!   【拾】一生一世,玉笛竹葉青
  極目之處,皆是一片斷壁殘垣,偶有搖晃的火苗在燒。
  曾經繁華的北疆,已經坍塌成灰。
  我呆呆地看著這一切,淚流了下來,全然不顧冷風凜冽地割過來。
  這點痛不算什么。風如刃,痛的只是身體發膚。而那個人,無時無刻都在眉間心上,讓我痛不欲生。
  驀然,一支碧色的笛子映入眼簾,在四周頹敗的死灰色中是那樣鮮活。
  我彎腰將笛子撿起,看到笛身上刻著的青青竹葉。
  依稀記起了往昔,我一邊刻著竹葉,一邊輕聲吟唱——
  最憐瑟瑟斜陽下,花影相合滿客衣。
  彼時贈君玉笛,只是想拼得一寸半點相思。今時見笛思君,碧落黃泉不見君。
  “小玉?!庇腥溯p聲喚我。
  我回頭。
  依然是那樣俊不可言的眉眼,依然是那樣清冷如雪的氣質。不同的是他的身體猶如一縷魂魄,沒有溫度,飄忽不定。
  “小玉,”他笑著,“我總算是為我的族人報了仇,也總算是救了你?!?
  “別說了,”我強忍著淚抱住他的肩膀,擠出一個笑容,“還有救!我們立即喚回所有的陰兵鬼將,我們……”
  “沒用的,”他打斷我的話,“已經晚了?!?
  抱著他肩膀的手忽然一沉,我的手竟然穿過了他的身體。
  心頭一寸寸地結了冰。我凄然問:“師兄,那天你說‘你在這里等我,我有話對你說’,你究竟是要說什么?”
  他沉默。
  我也不語,如果可以等到天荒地老,我等。
  “我想對你說,在看到箭矢向你襲去時,即使知道你不會受傷,也讓我無法自持。我不想報仇了,我們就回到師傅身邊去,做一對金童玉女?!痹S久,他才回答。
  可命運偏偏開了一個玩笑。
  心頭鈍痛,我一字一句地道:“師兄,我不要你死,我們要一生一世在一起?!?
  【尾聲】
  誰都不知道那一天到底發生了什么,胡人死傷無數,大晉收復了北疆。
  若是去問我,我也不知道,因為我已經變回了太行山上的一株小人參,無知無識。
  每天飲露水,曬太陽,汲取天地之精華,才讓我開始恢復了一絲妖氣和記憶。
  我記起,人參精的元神有起死回生的力量,我曾用自己的元神保住了一個人的魂魄。
  可那個人長得什么樣,我卻怎么也記不起來。只是依稀覺得,很好看。
  算了,一株人參干嗎要想那么復雜呢?
  我伸展枝葉,打算最大限度地汲取日月之精華。然而一道陰影卻擋住了我的陽光,接著我看到了一個生得極俊的上仙站在眼前。我不認識他,只是覺得似曾相識。
  他長得那樣好看啊……可惜人參不會流口水。
  那一天,他蹲下來,對我說了好久好久的話。我什么都聽不懂,就只記住了一句話——
  他說,我們要在一生一世在一起。
  我白了他一眼,仙妖有別,仙人和妖精怎么在一起??!
  全然沒有注意到,他手中的碧玉笛上刻著青青竹葉,還有一小塊圓圓的濕跡。
  就像是,誰的一滴眼淚。

推薦內容

小草閱讀網 www.5688505.live

Copyright © 2002-2018 . 小草閱讀網 版權所有

Top
568彩票2019年最新 股票买卖入门基础知 炒股软件平台 今天沪深股市行情 上交所股票代码 股票是怎么玩的 炒股网上能开户吗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重生回古代 小说 炒股app开发 手机炒股app排名 兴业证券股票交易软